1.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大全 > 情感散文 > 正文

一路风平

回家阿,这是回家的日子。五一放三天假。我没有提前订票,因为我并不是太想回家。学校里的生活很舒适,舒适地让我对家失去了过分的思念。相反,对于离开家我更感到舒适。或许是长大了,渴望自由地飞翔了;或许是走得更远了,便很难回头了。无论怎样,我都决定要等到临走时再买票。没票就一个人留在宿舍过自己的小日子,做自己想做的。这是一种享受,但也是很孤单的,不过习惯却是能很好治疗这种孤独的病。

不到七点就醒了,但没有起,一直等到七点多。我收拾了一下东西,最终只背起了电脑包,向公交站牌走去。我是倒数第二个走出宿舍门的。中间倒了一次车,便直奔火车站。

对于此时的天空我并未多加注意,真不知那时的我思想在何处飘摇。

只剩下午一点四十九的票了,虽然是站票。生命中不应错过的一趟旅行终究不会错过,只是可能会姗姗来迟罢了。

坐在被各种嘈杂的声音包围的候车室,我将注意力都放在了手机上三毛的文章里。经过不知多久的挣扎,终于进入了三毛的世界,不时抬头看一下周围。我也不知我的双眼在搜寻些什么,也许只是无目的的眺望吧。

当周围的世界变得很大很大时,内心的不安,烦躁总会不经意地出现,很顽皮地占据自己的心,控制自己的行为,让一切变得可怕,变得不可控。我盯着周围奇怪的眼神看,盯着旁边的人看,紧紧地抓着手中的电脑包。我看见旁边有个小朋友在两排座位之间爬来爬去,看见旁边的母亲像小孩似的吵着孩子,附近护着孩子。

我看见很多很多。

时间到下午似乎并不是那么慢,甚至我都觉得有些快。时光有时快得都追不上,不,应该是从未追上过。

我跟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向前走着,像跟着流水的沙子,只有到了自己所在的车厢才会平静地沉淀下来,平静地踏上回家的路。

我低头看着手机,偶尔看一下周围的人,事,发一些无聊的感慨,对于窗外的风景再没有太多的兴趣。总感觉那些风景与自己的心相符时,自己才会好好打量一下,像看自己的孩子那般。

车上有卖东西的,我只能一路给推着小车的叔叔阿姨让道,做成双手举起来的投降状,靠边站着。我有时都为自己的这种动作不禁发笑。车上有情侣窃窃私语的,我站在一旁倒也不太碍事,只是间或看一下他们。是好奇心在驱使吧?

路公交 ,将后边一切抛弃似的跳上了车。

车内的味道不太好闻。随着车子将车站丢弃地越来越远,人也越来越多,车子的速度越来越快。窗外的风吹进车内,驱散了那些难闻的味道。我记得有一个很靠近我的男人,身上发出了让我不得不皱眉的味道,幸亏不知他在什么时候走了,带着那种味道离开了我。

下车,再上车。我给父亲打了个电话,才知道天已经阴沉得快要塌下来。大雨将至了。

等。这是坐过城关车的人都知道的,它的名声传播相当快,快得像一阵风。中间换零钱停车,有人快到路边了停车,反正很多种情况要停车。今天还碰上了事故,更是不得不停车。这次的事故发生在一条被许多车拥挤的道路上。那些开车的人大部分都是来城关玩的。

两辆车不知什么原因擦了边,那辆小车被撞坏了一个零件,双方的争吵就开始了。我一直认为这种事是双方的责任,说不清太多的道理,尤其是在农村。

天空已经下起了雨,车内变得相当闷热,味道也更加难闻。有喊赶紧走的,扇着风去热的,有小孩子的哭声,有烦躁不安,还有雨丝从窗外飘进来。拥挤在道路上的车一直在减少。我听到有人在喊:“后边没剩几辆车了。”但我们的司机还没有就位。雨似乎越来越大了,人们越来越烦躁。

终于终于司机回来了,我也很高兴,当然也很急迫。车子正常向前走,不过还能听到司机与售票员还在对此事发表看法。我只记得只言片语了。

“你怎么不下去。”

“前面开车的小孩都不敢下来。”

“给他一百块又能怎么样。”

.....

直到有人催他们别说了,声音才慢慢小了下来。

......

当我一下子从车里冲下来时,雨滴打在我的身上。我找了个避雨的地方,看着桥头却没有看到熟悉的背影和脸庞。我无奈地站着,一直盯着前方。

终于接通了。母亲说弟弟来接我。

我的脾气爆发了,对着弟弟发起了牢骚。我想回家后抑制自己的脾气,将不满放在心里。但不知是什么原因,让我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一连串的不满的话语像从我的机关枪嘴里射了出来。在家坐了一会我就摔门而去。不知家里的父母会是什么表情。

我只知雨打破了一路的风平,打在了我的心里。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如果你是该内容的作者,并且不希望本站发布你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处理!